bet356亚洲版_bet356客服_bet356体育彩票 诗城文苑 散文

喝栽秧酒

2019-08-08 16:12 来源:奉节县文联

徐成文/文

我国山区多,耕田多。一些偏僻的地方依然保存着传统的人工栽秧方法。

每年3月末4月初,田里的温度升高了,农村人就开始挽起袖子犁田,准备栽秧。山区的水田往往依山而建,水田宽窄长短不等,机械化的耕田机无法到达,只能采取原始的耕田方法——耕牛耕田。

栽秧是个费时费事的农活,所以在农村是需要互相帮助的。一个院子或一个生产小组,大家先排好栽秧的轮次,几乎是一班人马,今天你家,明天他家。

栽秧是要喝栽秧酒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喝栽秧酒在农村的浓重程度仅次于春节。哪家栽秧的时间定下,那家的主人就要为喝栽秧酒作充分的准备。男主人首先到街上去买回酒、面粉、鸡蛋(鸭蛋)、香烟、肉等物品。回家后,女主人就马不停蹄地用菜油炸酥肉、酥果、酥豆腐、油团子,以便喝栽秧酒时客人们食用。

栽秧那天,一大早,几个十几个不等的男男女女劳动力(也有带着小孩来的,这些小孩不可能到田里栽秧,就是为了来喝栽秧酒,农村人称这些小孩为“砍犁头”)就到主人家来吃早饭。早饭比较简单,多数时候是面条。

吃罢早饭,男主人便带着前来帮忙的邻居,一人一担秧苗前往自家的秧田。栽秧要讲究技巧,秧苗与秧苗之间的前后左右间距要保持一致,不然就会遭到其他人的笑话,说某某栽的秧东倒西歪像鸡刨了一样。栽秧时由于身子弯曲在水田里,劳作起来很辛苦。为了驱散枯燥的农活,大伙在栽秧时常常有人讲几个笑话,荤素均有,逗得大伙哈哈大笑。

栽秧了两个小时,大伙的肚子开始咕咕作响,正在难受之际,忽听女主人的大嗓门传到田间——回来歇气喔!这里的“歇气”并非纯碎的坐下来休息,而是让辛苦的人们吃点东西。大伙立马从田里起身,在沟边清净水里洗掉手上的泥巴就朝主人家走去。坐上桌子,男主人拿出香烟和白酒(也有啤酒),女主人端上几个盘子。盘子里的内容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干盘(素盘),里面盛有鸡蛋、咸鸭蛋、苹果、炒花生、炒瓜子;一类是荤盘,里面内容更丰富,有酥肉、酥果、酥豆腐、油团子、猪耳朵、猪肝、猪心、猪舌等。这毕竟不是正餐,只是充饥而已,所以用餐时间最多半小时,后面还有农活等着呢。

中午时分,正餐开始了。正餐十分丰盛,可以说是真正的“九盘十二碗”。因为是正餐,主人家要好好款待客人,常常是一个劲地招呼大家多吃点多喝点,以此表达大伙的帮助之情。男主人往往率先垂范,自己当起了“酒司令”,召集一屋子的男人坐一桌子(女人一般不喝酒),每个面前一个大碗。男主人先干为敬,咕咕咕几口就将二两白酒吞下肚去。豪爽的农村人,输钱输米不输人,也都十分豪爽,紧接着一口口白酒就下了肚里。下午一般就没有农活干了,就算喝个“下猪儿”(肚里的食物呕吐出来)也无所谓。要是没有什么紧要事,主人家就邀请大伙在家休息半天。男人们打川牌、下象棋、搓麻将,女人们一边唠家常一边扎鞋底打毛线。

夜幕降临,客人们吃了晚饭各自回家,主人家便在地坝边再次道谢目送客人离去。至此,这家的栽秧酒宴就算完毕。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