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56亚洲版_bet356客服_bet356体育彩票 诗城文苑 散文

回水沱

2019-08-23 10:58

文/箬竹

我的老家靠近长江边,门前是一道较缓的江湾,湾道伸到江里的山脚底部将江水拦截后,江水回旋,产生大小不一的旋涡,上游卷来的泥沙随着旋转沉积在这里,江水退后形成带泥的一片沙洲,当地俗称回水沱。

秋末冬来,江水逐渐消退,迎来一年之中枯水季,直到第二年初夏江水再涨。冬春两季,沙洲成了人们利用的空隙时段,在可利用的时段里种植蔬菜、土豆、碗豆、胡豆等适宜春收的作物。这里种植庄稼十分简单,只需下种、锄草两样就坐等收获,区别只在初夏江水涨的早晚。若晚,所有作物收获更丰,若早,则可能欠缺一些。我们曾种过一季土豆,刚开始结果水便涨上来,果实仅鸽蛋那么大,根本不是收获季节,或许有些逆时令,此时的新鲜土豆上市价格竟然很可观,1斤土豆价相当于正时令价格的3-4倍,我们种植的半亩地卖回的收入竟相当于时令时千斤的收入。

父母尝到了作物早期上市的甜头,给家庭增收带来了机遇。第二年,我们家早早就用地膜盖上了沙洲上的土豆,随着积温的增加,土豆还不到正收获时节产量就很高了。家里抢季节挖出去卖,收入理所当然大幅增加,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年。记得有一年江水涨得早,小洲上种的碗豆还没有成熟,我们就根据江水的长势割豆苗,水涨到哪里就收割到哪里,那种与水合作的乐趣尽在其中。割回的豆苗,有果实的就收获,没有果实的就作为猪饲料。我们也曾在洲上种植一种苦荞,长势十分喜人,它的幼苗及成苗都是喂猪的好饲料,比农田种植的产量高上许多。晚春的月夜下,江水浩渺映着月华,洲上荞花雪白四月凝霜,岸边人家静默月光轻笼,美得不像人间。

随着三峡水库的建设,这片沙洲被涨上来的江水淹没。有时回老家,还到江边去看看,曾经的家园,残垣断壁和一些石头砌成的方阵,提示这里曾经有人居住。现在的蓄水与过去蓄水正好相反,过去冬季枯水时节,水位在海拔90米,现在夏季退水,冬季蓄水发电,退水后最低水位也有145米左右。记忆里,这片江流何时都吹着风,若遇上风,早些年代的白帆船便张满帆,船工就不用那样辛苦拉着纤绳前行,若木帆船随水东去,刚好是下风,船会像离弦之箭。长江里机驳船、客船沿规定的航线有序行驶,浪花一浪高过一浪拍打着沙滩,偶然行人结伴沿江步行,大都是不远处的乡民,他们品评着这片沙洲的庄稼。回水沱边上是洁白的河沙,儿时,我们在那儿掏沙坑、堆沙丘、离沙景、绘沙画,也挖蚯蚓、钓鱼等等。

曾在这里耕耘的人们为支援三峡工程建设,已外迁至浙江、福建等地。滚滚江流披波斩浪日夜不息向前,回水沱已永久沉入江底。但是,勤劳果敢坚韧顾大局识大体仍然是这片热土上人们骨子里的精神存在。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